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娱乐平台 > 南钢 >

聚焦 仙林烷基苯厂搬迁“环境”和“利润”谁推得更用力?

发布时间:2019-07-09 17:0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批前公示的最后一天。这天过后,这个下属于金陵石化的烷基苯厂,搬不搬,怎么搬,都将尘埃落定。

  “我们现在梳理材料。”电话里南京市规划局的该项目负责人回答说,“这个因为还没有统计出来。统计出来到时候会给一个答复的。然后我也可以给你讲,明确的意见就是反对声音很大嘛,反对的数量也比较多。”

  一个月以来,对烷基苯厂搬迁规划的讨论沸腾,舆论民情持续发酵。尤以微信公众号“罗一十三”在2017年3月21日发布文章《烷基苯厂要搬家,仙林人明确不欢迎他》引起巨大舆论反响后被删帖而达到高潮。

  新天地(“新天地NewEra”)持续关注此事件。2017年3月29日,我们前往南京市规划局展览馆。仙林烷基苯厂的公示展览布展在此处。展馆中有一处正在办服装展览会,游客众多。而烷基苯厂的公示材料则在展馆的另一侧,淹没在众多规划方案展示牌中,并不醒目。

  相对于服装展览,烷基苯厂公示区这边的游客和市民寥寥无几,大厅几乎是空的。据展览馆的工作人员说,在搬迁消息刚出来的时候,也就是3月29日之前的一个周末,忽然有一大群人来看这个公示。后来就基本没什么人了。

  工作人员有三个,都没有穿工作服,有些不耐烦地跟我们解释说,展览馆只是公示的一部分,还有在官网和微博上的公示。他们似乎不太想要谈烷基苯厂。

  2017年3月15日,南京市规划局官网的批前公示中,出现了“南京仙林副城新港-炼油厂片区”的搬迁公告。

  “这个厂原来建在这里,离城区有一定距离。如果不靠居民区太近的话,是没有问题的。”南京大学环境学院的钱瑜教授主要研究环境影响评价和生态规划方向,接受记者采访时,她这样说,“城市发展了之后,整个尧化门地区逐渐变成一个很重要的居民集中区。那这个厂在这里就不是很合适了。”

  按照在南京市规划局官网上所公示的搬迁说明所述,此次搬迁是为了“以切实改善环境质量,提高宜居品质。”

  原文中写到,“根据我市产业转型升级要求,企业从工艺流程优化、环保标准提升、安全生产保障等角度出发,提出了搬迁改造方案。”

  从尧化门搬到仙林新城,从距离仙林中心8公里的西北面搬迁到距仙林约5公里的正北面,符合“提高宜居品质”的主要目的吗?

  钱瑜教授表达了质疑,“企业搬迁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往哪里搬。现在相当于往东偏北一点,搬六到七公里左右。这就有问题了。”

  一个化工厂的搬迁,代价是非常大的。“搬迁费用很高,比新建一个化工厂还要高。废弃的厂房、设备很多属于危险废物,要怎么处理?土壤地下水很可能被污染,要做场地风险评估,如果确认污染了就要开展场地修复,这些费用都会非常高。”钱瑜教授的语速很快,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你花那么大的代价,就搬了六公里,从我们搞规划的角度来讲是无法理解的。”

  她又补充了一句,“事实上是往上风向上搬。对整个区域的环境影响来讲不会有明显改善作用,花这么大的代价搬六公里,无法想象。”

  南京市常年风向以东北风、东风为主,此次搬迁,仙林新城主城区的空气污染和受影响人群,实际上是扩大的。

  那么为什么要花这么大价钱搬六公里,尤其是在搬迁决定对于环境和居民生存并无改善,甚至加重的情况下?

  我们前往了南京市规划局,却因为没有递交相关盖章资料而无法进入。遂只能在南京市规划局门口通过电话进行采访。受访者不愿透露姓名,称用“南京市规划局”代替自己身份即可。

  “烷基苯厂搬迁的规划单位是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如果你们想要了解规划编制的背景,应该和经开区的部门联系,是他们编制的这个规划调整的方案,网站上写的编制单位和电话号码都是很明确的。”电话中工作人员回复到。

  “他们(经开区)是组织编制部门,所以同学们想要了解情况可以直接和这个单位取得联系。”他补充道,“我建议你们有什么意见和建议都可以向他(经开区)反馈,他们会进行专门的记录和整理。”

  记者在南京市规划局官网上“机关建设”板块中找到规划局公告的主要职能,其中第二条写道,“参与制定区域性发展规划、全市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主体功能区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江河流域规划的编制工作。综合平衡与城乡规划相关的专业规划、专项规划。协助有关部门制定城市建设近期目标和年度建设计划。协助有关部门做好大中型建设项目选址和可行性研究。”

  “我们南京市规划局这么多年来始终坚持规划编制方案都必须在网上公开,通过公示的行为收集和掌握群众的意见,对于群众反映的突出的问题我们在规划编制中都要认真汲取的。这是保证了公民的知情权、参与权。”

  “既然方案是经开区定的,那么规划局做了什么工作?就是将规划公示吗?”记者再次追问。

  “公示是第一步。公示的结果,编制单位也就是南京市经开区,会把收集的所有意见进行梳理,然后给我们做一个通报,回头这些资料都会作为这些资料究竟通过不通过的依据。没有这一步,我们就不能掌握民意。”

  最后,电话里代表南京市规划局的工作人员也表示,“我们也能理解大家的心情,我们也在网络上看到了大家的意见,请大家放心,所有的法定规划在审批之前一定要坚持听取大家的意见,也会依法依归进行审批的。”

  无法获得面访的机会,记者又前往了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希望能够面访。经开区管委会的仙林负责人在电话中拒绝了我们的面访请求,称如果有问题可以直接去问烷基苯厂。

  我们再一次被堵在经开区管委会门外。于是只得退而求其次,询问是否能接受在电话中咨询一些问题。

  经开区管委会的工作人员回复,“企业提出的搬迁选址的方案。”他表示,“这个方案主要考虑了几个问题:搬出尧化门是因为考虑到尧化门是居住区,有这种企业在生活区内不是很好,第二是搬到炼油厂片区内是为了工艺上的衔接,生产工艺上和金陵石化上有一些工艺的需求所以想要搬到一起去。”

  从尧化门搬到仙林北,在专业的角度上分析,在环境影响方面并没有实际性的改观。但是,在企业的生产运营上,这省了一笔大钱。

  “只能理解为降低运营成本的考虑,”钱瑜教授说,“(原位于尧化门的烷基苯厂)是石化产业的下游,(搬迁后)紧挨着金陵石化,等于靠到上游了,对企业来讲从原料运输啊(等方面),都方便了。”

  “技术上你花那么多钱搬六公里,怎么可能,完全无法想象。”可以想象的是,推动“花大价钱搬迁6公里”决定的,更多是运营成本上的“金钱驱动力”。

  “本身这块地属于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个开发区本身就没有三类工业用地,都是一类二类。它的产业定位里面也没有化工。”钱瑜教授说。在烷基苯厂搬迁到仙林北后,南京市规划局的公示图中也明确表示,一类工业用地改为三类工业用地。

  中华人民共和国2012年1月1日起实施的《城市用地分类与规划建设用地标准》中规定,“M1(工业一类用地)指的‘对居住和公共环境基本无干扰、污染和安全隐患的工业用地’,而M3(工业三类用地)指的‘对居住和公共环境有严重干扰、污染和安全隐患的工业用地(需布置绿化防护用地)’”。

  这就意味着,在这片土地上,可以开展的化工业项目更多,范围更宽,危险,也更大。

  “让人担心的是,有可能搬迁后就不止是烷基苯,产品的种类和数量都会增加,那造成的环境风险很可能比原来更大。”钱瑜教授说。她对于即将被搬迁的烷基苯项目比较了解,对于新搬迁地的情况也很熟悉,她说,“你既然要搬到这个开发区内,那不仅是地块的控制性详规要调整,开发区的规划、规划环评也要进行调整,都要重新论证。”

  关于此问题,我们询问了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的工作人员,他回答说,“企业搬迁方案中搬迁要求的用地性质必须是三类用地,因为是化工企业,所以必须将一类用地调为三类用地。”

  “应该不会吧。”电话里的声音不是很确定,“烷基苯厂搬迁是它自己提出的方案,而且群众反映强烈,而且对规划的关注度很高以及参与度也很强烈,所以一定会听取群众意见,会科学慎重地对待这个事情,不会用作其他功能。”

  记者又询问了南京市经开区规划局的工作人员,询问是否为了烷基苯厂而特别调整的工业用地。

  “对对,那块地就是企业自己选的,所以我们规划局才专门调整的。”工作人员在电话中这样回复,“(这块地是)依照烷基苯厂的搬迁来调整的规划。并不是说有其他化工企业来安排在这。”

  这不是金陵石化第一次引起这么大的舆论反响。早在2007年,金陵石化的PX(对二甲苯)项目就曾引发南京市民舆论的轩然大波。

  “十年前,当时的南京市长,代表南京市政府,专门到南大跟全校中层以上干部来表态承诺,金陵石化南京炼油厂原则上不再新建化工项目。然后从上一届市政府开始,又向全市人民承诺说金陵石化要整体搬迁。”钱瑜老师仍然记得清十年前争议的大致轮廓,当时她密切关注着PX项目的动态,正如现今她也在密切关注烷基苯事态。

  烷基苯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化工产品,主要用作洗涤类用剂的制作,如洗衣粉。“化工产品对于我们的生活来讲是必要的。没有洗涤剂怎么办啊?没有炼油厂炼出来的汽油、油,我们的车怎么跑啊?整个行业,是必不可少的,是整个社会经济的支撑产业。”钱瑜老师也坦言,烷基苯这个物质本身毒性不大。

  但是市民们对于化工产业的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问题并不是出在烷基苯本身,而是其生产过程。

  “这种担忧是有道理的。我们现在环境管理的水平还不够,跑冒滴漏,实际的排放情况总是比理论的情况要糟糕。”

  钱瑜老师仍然举了十年前的PX项目为例子,“对二甲苯的毒性并没有那么大,是低毒的物质,”她说,“但是整个化工生产的过程总是有环境影响的,如果企业没有受到有效的监督,这种影响就会扩大。”

  “我们现在都是对排气筒进行监控,”钱老师解释,金陵石化声称“工艺废气全部回用了。没有工艺废气的排放,也没有工艺废气排气筒,而事实上是建了很高的火炬烧掉了,一到晚上就烧,白天反正看不见嘛。”(火炬:主要用于焚烧可燃烧性气体,一般由输气系统、塔体、燃烧器、自动控制器等组成。)

  “为什么建火炬,说是应急措施。”钱瑜老师说起金陵石化的解释,苦笑着质问,“应急是事故状态下的,你不能天天出事故啊,你如果天天用烧的,你有没有烟气净化的措施?想怎么烧就怎么烧,那怎么行?”

  在这种情况下,PX项目在2014年,在南京市政府访问南大后的第七年,又扩建至120万吨。(后查阅公示文件,是150万吨。)

  “原来是60万吨,现在是120万吨。”钱瑜老师有些愤慨,“14年,(离2007年)过了七八年,南京市环保局又批了一个扩建项目,不叫对二甲苯了,叫芳烃抽提装置,就避免掉了(PX敏感字),改了个名字。”

  “南京市政府不能一边说金陵石化要整体搬迁,一边又不停地批新项目给他,现在还又把旁边的一块地划给他。关于这次搬迁,我只能这么理解。”

  记者查阅了中石化金陵分公司公示在网上的《150万吨/年连续重整-芳烃抽提联合装置环境影响报告书》,发表时间是2014年7月。

  公示书中这样写到,“为满足江苏省、南京市的环境保护的油品质量要求,……从当前技术先进手段和工艺技术看,急需新建一套150万吨/年重整装置,以补充重整产汽油用于国v汽油所需高标号组分(辛烷值110)……为江苏省、南京市的‘蓝天工程’服务。”

  其中3.6.2废气治理设施中提到,“炼油部分产生过程中产生的废气分别采用火炬焚烧和回收利用、综合治理来达到国家排放标准或设计指标。”

  文件中指出,“总硫回收率达到99.9%,满足达标排放的要求。”对于轻烃回收,文件中写到,“炼油部分现有两座气柜,回收焦化、低压和火炬放空系统的瓦斯……炼油部分火炬气回收设计处理量12000立方米/小时,在非正常工况下,如装置开停工或事故状态下,放空气进入火炬回收系统。”

  工业上,通常以甲苯和C9芳烃为原料,采用甲苯歧化和烷基转移等技术生产对二甲苯。我们在该报告书中的原料和生产物质中确实未找到“对二甲苯”字眼,但该装置的项目产品中显示有“混合二甲苯,C9+芳烃,苯,甲苯”等字眼。厂区平面布置部分显示,“150万吨/年连续重整-芳烃抽提联合装置位于对二甲苯联合装置西侧,东侧为对二甲苯联合装置,西侧为厂区围墙……南侧为炼油生产区第二变电所和复建的二甲苯装置中间灌区。”

  一块工业用地类型的变更,一个巨大的化工产业的搬迁,这个过程中似乎少了些核查,整个规划过程变得顺畅简单。

  “你说企业想搬过来,那要你规划局干什么?政府不能说你企业局想搬过来规划局就让你搬过来。公示之前你难道自己不应该有一个判断吗?”钱瑜老师说到最后,声音有些高,环境学院一楼的空教室里有些回声。

  “我们会认真听取社会公众的意见,依法科学作出决策,切实维护好公众环境权益。”规划局公示文件中这样写道。

  “应该会有一个统一的答复的……会有一个统一答复的形式吧。会像之前那样吧,会像南京市规划局那样子,可能在官网,微博这方面进行公开的。”南京市规划局烷基苯厂搬迁项目相关负责人这样回答。

  “我们先把意见梳理,梳理到进行决策,决策后公开,肯定会给你们一个具体的一个下一步的工作的举措和流程,这一块肯定会讲的。好的,您放心,好吧?”

  在采访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的过程中,关于烷基苯厂搬迁的具体问题,其工作人员让我们去询问烷基苯厂和其下属的开发区规划局(非南京市规划局)。

  为确保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度,记者于今日拨打了该规划局的电话,询问烷基苯厂搬迁规划其是否参与,得到了如下回复:“我们目前公示期已经满了,这个电话是个公示电话。因为我们现在对外宣传统一口径,管委会这边有明确规定,由宣传局(经开区管委会自己的宣传局)来负责,所以我们不方便接受你们的采访或者询问。”

  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金陵分公司《150万吨/年连续重整-芳烃抽提联合装置环境影响报告书》2014,7

http://eugenelang.com/nangang/26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